2b小说网 > 科幻小说 > 快穿:种田撩汉100式 > 正文 第0004章. 一心种田
    “队长,多出来的红薯苗,我能够自己利用吗?”楼宁看了周遭的人都还在忙,于是小声地问大队长,“我能不能跟我爹上山刨地,自己种。”

    虽然之前藏了苗,不过她也希望自己的行为过明路。

    省得让人惦记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个年代普遍缺粮,这苗跟土都算队上的,如果不分给国家也说不过去,

    “到时候收成,三分之一上交,我们自己留三分之二,您看成不?”

    不是楼宁小气,开垦地也是要不少力气的。加上这用的是自己的时间,而且肯定还要让林二福跟几个弟妹帮忙。

    她也不愿意亏待家人,所以当然是要给自己家人争取到足够的福利的──

    当然,如果说大队长不肯给这点方便,那么她就去折腾自家的院子,虽然这样速度慢、地又小,不过质量上也不会输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白天这样种地还不够?”大队长这下是真的相信李大牛说的,楼宁有点儿邪气了,“你一个女娃,想拼命可以,身体还是要顾及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小姑娘是因为跟对象吹了,所以想要给自己找点儿事做,于是劝着说,

    “苗你要拿没事儿,不过被包其富甩了也不是你的错,不要因为心情不好就拿自己的身体出气,这样是不负责任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听到了关键词,楼宁心中一跳,身体适时地僵硬起来,硬梆梆地说,

    “我没有,您多想了,我现在一心种田,增产报国。”

    包其富是什么蛋?这人又不多好,来了她还得踹。

    现在分了正好!

    “他跟许秀晴的事情,大家都知道,不过既然两位同志已经决定好日子,你也别多想,咱们部队好的小伙儿还是很多的。”自觉找到原因的大队长低头看着楼宁的头顶,苦口婆心地说,“我不是不同意你去开垦,但山上危险,你又一个小姑娘,不要让大家担心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您放心,我跟谁过不去都不会跟自己过不去。”楼宁分析完毕,觉得包国富跟许秀晴暂时不会干扰到自己,然后就拿过锄头,干脆俐落地跟大队长顺便交了自己的成绩。

    没错,就算是跟人说话,她也没耽误自己种地,已经顺手把整亩地给种完了。

    大队长: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这一片整齐的,间隔完整,正面看、侧面看、甚至是对角线看,都是一直线的种法,估计连大队上最熟练工的老农都没办法种出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大队长看得更仔细一点的话,估计他还够看出来,这些红薯苗连那须儿的卷曲方向,都是一致的...包含高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坑深度也必定统一。要不是因为有适应性的问题,恐怕楼宁连撒的水,也能够误差不到一滴的量。

    “行,今天给你十工分。”大队长对于肯拼命的人,一般都是大方公正的。虽然楼宁未成年,理论上不能够给满工分。不过她算上早上跟李大牛一起的份,已经一个人种出了一亩半。

    即便来的是最强状的成年劳动力,最颠峰的时候,估计也就这个成绩了。所以按照标准来算,他给这个数,其实也不算失格。

    “行,多谢大队长。”楼宁对于对方的公允很满意,手里拿了剩余的一筐红薯苗,健步如飞地离开了地里,让不少本来还想看笑话的人都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!”大队长眼神复杂地送走楼宁,转头就看到这些人不争气的模样,登时怒了,“嘀嘀咕咕说那么多闲话,还不如把力气用在该用的地方!”

    楼宁可没有管剩下的人有多水深火热。她用智脑估算时间,就怕陈芳草已经偷摸着做饭,要是再让对方做粥,自己半夜就能插在土里饿昏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!”事实证明楼宁的眼光不错,陈芳草刚刚把小院的地浇完水,这是准备先摸去做饭的。

    一看到楼宁的架式,整个人都怂下来。然而看到楼宁手里的筐,整个人又精神过来,气得低声骂,

    “你偷队上的东西?!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楼宁听到对方嘴里没好话,也懒得管,直接把筐给拿到厨房去,喷水盖上一层布,给这些让太阳灼伤的苗养一养,然后说,“我提前完成任务,又省下不少苗,大队长就让我拿走,可以去山上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去山上种?!”陈芳草怎么也没有想到,平常懒出天际的二女儿居然在一天种地之后,嫌弃不够,还打算接着往山上种去的,忍不住低声叫道,“你疯了!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疯,难不成被奶奶卖给跛脚梁?”楼宁听到她这尖叫,笑着放下了手里的搪瓷碗,转头斜了她一眼,“我不想嫁,我就想干我想做的事情,所以当然要给自己添点筹码。”

    “跛脚梁?什么跛脚梁?”听到楼宁这么说,陈芳草整个人一愣,“不是说好了把你许给西村的王家老三吗?”

    她就是再傻也知道两家哪一家比较好。

    可是楼宁不可能骗她,跛脚张可是大队上最出名的无赖,她是想让女儿换粮回来没错,但还不至于到要卖女儿的程度。

    所以,这只能够说明,婆家大嫂那边给自己递的消息,是打过折扣的!

    不,或者应该要说,人家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说实话的意思,所以才会形容得那么的含糊!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。”楼宁知道这事情早晚要收拾,但是她现在好不容易刚到一个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,当然是要尽可能满足自己种植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我刚进院子就看到了,你萝卜的种法不对,还有施肥的方法也错了,追肥不是这样追的。”楼宁对陈芳草说,“我一边做饭你一边听,等等先去把地里翻一次,然后按照我的方法沤肥,之后隔天定点追肥,然后分垄,之后还可以多种葱姜蒜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些植物的生长周期,又对明显呆滞的陈芳草说,

    “多种一点白菜,等熟了之后,我们家自己估计也吃不完,还能够拿出去卖,给大家都多一点收入,也能吃好一点。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