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b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铁血无痕 > 第三十一章:悲苦
    第三十一章:悲苦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想的太简单,乍听之下才感觉不可思议,其实,我很早就想到这层,”桑无痕稍顿,目光定向她,话锋一转:“依依,我有个问题,一直憋在心里没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是谁?”

    “娘从来没提过。”依依一回应,蓦地与桑无痕目光一对视,有点结巴道:“你,你该,该不以为,我,我是金,金一峰的女儿吧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应该怀疑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错了,我可以肯定,她绝对不是金一峰女儿。”

    因吴仙菊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桑无痕名字,所以用“兄弟”称呼。

    “您能如此肯定,就一定知道我爹是谁?”从小到大一直都与父亲都没谋过面的依依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闻听三字,她脸上显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“那您刚才为何会出此言。”桑无痕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把事情还没讲完么?。”

    “嗯,您讲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完他写的那封信,真的心如刀绞,一番痛定思痛后,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找到金一峰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如此绝决,您找又能有什么用呢?讨要说法,还是因恨想杀他?”

    “两者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我十分喜欢他,想和他一起生活。第二,那时我已经怀了三个月身孕。”

    “啊,金一峰也够无耻,竟连自己的孩子也抛弃。”依依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怪他。”吴仙菊叹一口气,又道:“说真,当时我们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他走后,由于情绪不稳定,我突然感到头晕的厉害,眼前一片发黑,竟昏了过去,待迷迷糊糊睁开双眼,发现一名郎中正在和客栈老板娘谈话。他见我醒来,便告诉我已经怀有身孕,体质十分虚,需要调节好身子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真又气又喜,气的是金一峰不知道就已经离开,喜的是自己怀了他骨肉。就这样,在客栈调养一段时间后,我踏上了寻找他的旅途。”

    吴仙菊说到这里停下,站起来,白皙脸上呈灰暗走向掌柜台,然后倒几杯茶,端到桑无痕旁边的桌上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多有冒犯,见谅,两位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客气。”桑无痕和依依正感觉口渴,当然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茶水喝过。

    吴仙菊又缓缓开口:“谁料他没找到,却在辰州一条山涧小路中无意遇上了商清凤正和一名女子打斗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您那时又没见过我娘,怎么肯定遇上的人就是她?”

    “女子娇喝声中喊过她名字,并且也问过金一峰在哪儿。正赶路的我闻听一怔,立即在一旁观看,谁也不帮谁。”

    金一峰不愧为浪子,处处留情,处处有伤心之女。桑无痕暗叹。

    “两人武功差不多,约十几分钟,那女子见无法取胜控制她,口中说出三个字:“你等着。”便飘然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名女子,你知不知道是谁?”桑无痕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吴仙菊微微摇头:“像这样的事我哪会放在心上。等她一走,就报上姓名拦住商清风问金一峰去向。她杏眼圆瞪,口中吐出一句:“今天真倒霉,遇上两个神经病,我又不是金一峰什么人,哪晓得他藏身何处。”见如此而说,我心里自然不舒服,大声道:“他只喜欢你一人,你不知道谁知道?”“懒得多言,让开。”我自不让,非要她交出金一峰。”

    “一番言语纠缠之后,您和娘是不是打了起来?”

    “我有孕在身,怎能打起来?纠缠一会,见商清凤态度强硬,只得移步让开跟在后面,一边走一边讲我和金一峰及怀孕之事。她听完,转身说道:“我同情你遭遇,但现有急事,你最好别跟着,不过,可以告诉一些事:我很久没看见金一峰,说真,也不想看见他,因为自己心目中早有喜欢的人,他绝对不可能用花言巧语骗的了我,若你真想找到他,不妨去矩州河溪镇。”说完,提气往前猛冲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啦,看来,娘给你的地址是金一峰老家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吴仙菊一答又道:“我到后,几番周折,终于打探出他所在地,可他家一片荒芜。周围人告诉我,金一峰自从闯荡江湖就从没回来过。这消息无疑令人心灰意冷,眼看肚中胎儿渐大,我决定就在河溪镇租房子生下小孩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您小孩现在也有二十二三了吧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她脸上呈现淡淡忧伤:“几个月后,我生下一女取名青儿,待她刚满周岁,就又四处打听金一峰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青儿呢,是不是一直跟您在一起?”依依问道。

    “行事不方便,没带在身上,临走时用银子把她寄托给一家周姓邻居。正是这一寄,让我从此以后再没见到女儿。”她有点哽咽。

    “莫非,莫非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待我一年之后回来,周姓邻居已经搬迁,不知去向。从此,我真正落泊江湖,四海为家,寻找青儿和金一峰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让桑无痕倏地涌现一股心酸,暗叹一声:金一峰真害了吴前辈,让她命运多舛,悲苦一生。

    不过,前辈也真大度,言语中却从未有半点责怪他之语,这样痴情达理的女子世间的确少见。

    唉,天意弄人。

    叹完,又侧耳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在寻找过程中,我打探到一件事:金一峰一直纠缠着商清凤。只是,没听过二人在一起话语。”

    “如,如此说来,您,您和娘相遇的那一天,娘,娘知道金一峰在哪儿,她根本没有对您说实话?”依依红着脸,有点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有你这种想法,我心里顿生恨意,恨商清凤骗我,所以也发疯开始寻找她,可惜,寻找几年,不仅她没半点音讯,金一峰和青儿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吴仙菊眼眸泪水打转,抬头望望堂厅顶端,长长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直到五年前,有一个人给你报信,才有了你恳求吴七和他朋友刘武夜闯依依家之事。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报信的那个人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