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b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幕后 > 第281章:友谊的小船
    “谭四哥,费恩怎么跟你说的?”第二天一大早,唐锦就迫不及待的把谭四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费恩看起来非常焦急,但他的确是把接妻子和女儿的事情托付给了安德烈,但不知道为什么安德烈没有接到人。”谭四当然不可能告诉唐锦真话。

    “两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人间蒸发了?”谭四道,“我的人也证实了,安德烈没有接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有日本人了,除了他们,还能有谁?”唐锦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得到的消息是,有人收买了海关人员在通关的时候故意截下了一对母女,怀疑她们携带违禁物品,带去检查室检查,然后这对母女就不见了。”唐锦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事情?”谭四故作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海关不是我们能够插手进去的地方,我也只能打听到这些,如果没有内部人员配合,想要从码头无声无息的带走两个人,太难了。”唐锦道。

    “自从日本占领上海,他们就一直对海关进行渗透,海关对日本人来说,只怕是一个透明的存在了。”谭四道。

    “只怕日本人还做不到这一点,但他们的确比我们对海关影响力大。”唐锦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个情况,昨天晚上,安德烈离开酒吧大概一个多小时,我的人跟踪了,但是跟丢了,后来他回来不久,柳尼娜就过来了,这个女人一直待到快宵禁了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安德烈跟日本人早有勾结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他跟这个赛贵妃好像关系很亲密,应该是情.人关系。”谭四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谭四哥相告,有情况,还请及时联系告之。”唐锦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唐,这谭四的话能信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撒谎了吗?”唐锦反问曹斌一声。

    曹斌仔细回忆了一下谭四说过的话,然后摇了摇头:“听上去,他没有一句撒谎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,说个我们听的,都是真话,可他不想说给我们听的,一句也没说。”唐锦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他对咱们隐瞒了?”

    “联系一下丁松桥,就说我要见点石成金的那位,就今天。”唐锦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联系他。”曹斌答应一声,“要不要跟踪这个谭四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人有这个能力吗?”唐锦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曹斌讪讪一笑,他不是没试过,一开始还能跟上一段距离,后来,基本上没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德烈的寓所和酒吧,都被全程监控了,主要是郭汉杰直接领导的法租界情报组,寓所的电话和酒吧电话也都安装了窃听装置。

    可以说,安德烈只要对外有通讯,都逃不过郭汉杰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五哥。”

    “早餐,油条,包子,随便吃。”郭汉杰提着一袋吃的来到这个距离安德烈寓所不到五十米的观察点。

    三个人,一个观察,一个休息,还有一个警戒,这是最基本的配置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五哥。”警戒的组员上来,抓起一个肉包就啃了起来,顿时整个房间内,肉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郭汉杰掏出一个烟,点上后问道。

    “安德烈从昨晚回来后,就没有出门,一直在房间内睡觉。”观察的组员也拿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嗯,继续观察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微的动静的变化。”郭汉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转身去了另一个房间,窃.听小组设置在这里,也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就来看看,有啥情况?”

    “没有电话进来,也没有电话打出去。”正在侦听的一名组员站起来禀告道。

    “吃早饭,一晚上了,都起来活动一下。”丢过去一个食物袋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五哥。”

    酒吧那边安排的人手就多了一些,因为,酒吧有前后门,都要安排人手,临门大街上,郭汉杰安排了游动的烟贩和乞丐。

    后门巷子,斜对过,租下了一个小阁楼,安排了手下一男一女扮作夫妻住了进去,除了观察后门的情况,还有窃.听酒吧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就比较辛苦了,因为没办法安排太多人的跟他们换班。

    “五哥来了?”

    “给你们带早餐了,趁热吃吧。”郭汉杰把热腾腾的早饭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五哥。”

    “有动静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酒吧开门都比较晚,白天至少到下午两三点才开门,还没什么客人。”男组员道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辛苦了,等过了这阵子,五哥请你们吃顿好的,好好犒劳你们。”郭汉杰满意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五哥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终于出门了,不过去的方向不是吕班路费恩住的地方,而是公共租界的白俄义勇队驻地。

    郭汉杰马上就接到了下面的禀告,派人远远的跟着安德烈的汽车。

    中午,安德烈在南京路上一家西餐厅请白俄义勇队的一些军官吃饭,喝了不少酒,回到酒吧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开外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吃饭的时候用的都是俄语交谈,郭汉杰的一名手下虽然扮演客人也在西餐厅吃饭,但却没有听明白他们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费恩,按照谭四的要求,继续在上海的一些犹太人居住区打听“玛莎”和“安娜”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一天,安德烈并没有找费恩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按照谭四的吩咐,费恩自己主动来找安德烈,看他怎么说。

    安德烈除了告诉他在尽力的寻找玛莎和安娜母女之外,其他的什么都没说,对谭四约他见面的事情提都没提。

    费恩一肚子的疑惑,第一次对安德烈产生一丝怀疑,昨天他明明在隔壁听到安德烈说,他会来找他商议的,第二天晚上他还要跟谭四见面。

    费恩几次都想要挑明了说,可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费恩先生一直在那儿喝闷酒,再喝下去,就要醉了?”伊凡小声的走过去,对安德烈小声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醉了更好,一会儿,他如果喝醉了,你找人把他送回去,怎么做,不用我教吧?”安德烈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,老板。”伊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费恩的酒量还算可以,但是一个人情绪不对的时候,酒精的作用会被放大,很快,费恩就有些喝多了。

    而伊凡并没有阻止费恩继续喝下去,只要喝完了,他就会给他续一杯。

    直到费恩最终醉倒在卡座上。

    安德烈一个眼神,伊凡一招手,来两个人,将费恩架起来扶起身子,朝酒吧大门口而去。

    安德烈则随后解开可围裙,进入休息室,穿上外套,迅速的从酒吧的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约定的时间,安德烈再一次来到三马路的“牡丹”书寓。

    “安德烈先生,你又迟到了。”谭四早就得到安德烈一直等到费恩喝醉,才出门的消息,对于他的迟早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的酒吧晚上生意比较忙,几个老顾客只喝我调的酒,耽误了一点儿时间,抱歉。”安德烈脸色一点儿变化都没有。

    能够将谎言说的如此“平静自然”的人,那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安德烈先生既然来了,我相信你还是有诚意的。”谭四一伸手,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坐下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我的提议,安德烈先生回去后跟费恩先生商量了没有?”谭四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费恩先生说了,他非常担心妻子和女儿的安全,如果你们能确保她们的安全,军火可以给你们。”安德烈道。

    “好,快人快语,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约定一个时间交换吧?”谭四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

    “怎么,安德烈先生不急吗?”谭四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批军火藏在市郊的一个废弃的矿山的洞里,取出来需要时间。”安德烈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,那只需要安德烈先生告诉我们矿洞的位置,我们自己去取就是了。”谭四呵呵一笑,费恩和安德烈手上所剩下的“军火”根本就没有藏在什么矿洞,这批军火藏匿的地方,就是在“伯爵”酒吧的地下酒窖内。

    与安德烈珍藏的那些世界名酒只有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这个秘密,费恩已经告诉谭四了。

    安德烈在撒谎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见到玛莎和安娜母女,见到她们,我才能把藏军火的矿洞位置告诉你。”安德烈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明天中午十二点,在新世界游乐场旋转木马区,我把人带过去,你跟费恩两个人过去,告诉我矿洞地点,确认之后,我让玛莎夫人和安娜小姐跟你们走。”谭四直接了当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就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先生,您怎么看?”安德烈一走,谭四来到隔壁,陆希言赫然坐在里面,安德烈跟谭四的对话他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聪明,果断,这个安德烈绝非善茬儿。”陆希言道,“现在基本可以肯定,安德烈对费恩绝对所图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儿觉得,感觉他想要把费恩的妻女控制在手中。”谭四道,“所以,明天中午,他一定会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新世界游乐场是公共场所,人流比较大,四通八达,看这清醒,明天安德烈未必会跟费恩一起去,他也没见过玛莎的模样,所以,咱们也没有必要冒险,把玛莎和安娜带到现场。”陆希言道。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,找人伪装成她们母女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万一被揭穿了呢?”谭四问道。

    “揭穿就揭穿,怕什么。”陆希言笑道,“是他先欺骗了我们,又不是我们先骗他,现在比较危险的是,你这么频繁接触安德烈,只怕身份会暴露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,这样不是能间接证实这个安德烈跟日本人的关系吗?”谭四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总之,明天中午的行动,你小心一些,我会让钟原和黑猫配合你,另外把言虎的第二行动组调给你使用。”陆希言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8)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